【早安健康/金英朱】下面的兩個事件,是讓我下決心離婚的關鍵。 第一件事是發生在兒子要去當兵之前。我從先生口中得知,親戚們(公公的弟妹們)要在聚會時給即將去當兵的長孫紅包。先生要求我跟兒子一起過去。即便我表明不想參加,先生還是一再要求我。最後沒辦法,我只好說我已經有約了。先生說:「我也有其他事情,還不是取消了。不要這樣,我們一起去吧!」最後,我只能同意。 當夫家親戚們在外面聚餐時,因為我們夫妻是長男和長媳,所以必須留到最後,等聚會結束後送公婆回家。我因為不能喝酒,跟長輩們也沒什麼話題可聊,每次都像代理司機似的坐在角落等待結束。 小叔夫妻的家比較遠,而且孩子也比較小,總是先離開。大姑家跟我的一對兒女也是想離開的時候就走。先生得留到最後,而我要幫忙開車,所以對我來說,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。因此,我很那麼討厭夫家的聚餐。 因為我是「長媳」,所以必須參加。即使聚餐時間很長,也無法先離開。夫家親戚的聚餐又不是什麼正式活動,我實在不想參加。 「為什麼我一定要參加?你去不就可以了嗎?」 「因為是家族活動,所以夫妻要一起去。」 「我何時沒參加過家族活動了?但現在就連普通的聚餐也要去,我真的不想參加。」 「妳以為大家都是想去才去的嗎?」 「那你也不要去不就行了?」 「大家是因為兒子才聚在一起的,我們夫妻不去像話嗎?」 「他又不是小孩了,讓他自己去會怎樣嗎?而且爺爺奶奶也會去。」 「再怎樣說,大家都因為孩子才聚在一起的……。」 「我沒有非去不可的理由,我不去!」 因為我堅持不去,先生提高聲音對我大喊: 「因為妳是媳婦,所以一定要去。」 先生的話就像磚頭一樣飛過來,狠狠敲到我頭上。 「啊,因為是媳婦……。」 因為是媳婦,所以我才沒有選擇權嗎?在夫家,我到底算什麼?所謂的媳婦,所謂的妻子又是什麼存在呢?對於女人來說,結婚是什麼?我為什麼跟先生一起生活?我開始認真思考這些問題。 第二個事件跟搬家有關。 當時我們住在公婆家樓下。會跟公婆住在上下樓,是我的過失。結婚後,我花了八年時間才搬離公婆家。而八年後,我們又再次搬回來。 那時候兒子正好國小畢業。當時住的地方離要上的國中很遠,兒子上下學很不方便。於是需要搬到離學校比較近的地方。那時候,我們每天都去看房子。當時的房價是睡一覺起來就馬上漲二十到五十萬的時期。找了一週之後,我們發現根本不可能住在學校附近。即使賣掉當時住的房子,要買到學校周遭的房子,資金還是遠遠不夠。 註1:作者主要事件時間軸 一九八八年:遇到先生,談戀愛。 一九八九年:結婚。 一九九七年:結婚八年後,第一次成功從公婆家搬出來,但必須每個週末帶小孩去公婆家。 二○○五年:跟公婆分開住了八年之後,為了兒子上學方便,搬到公婆家樓下的公寓。 二○一二年五月二十二日:跟先生提出離婚要求。 二○一二年:從公婆家樓下的公寓搬出來。 二○一三年中秋節前兩天:跟公婆提出媳婦辭職信。 當時公婆剛入住的公寓離兒子的學校也不遠。而且剛好樓下還有一戶尚未賣出。問了房價,可以用先生的退休金以全租房(2)租下。由於我不想再搬到公婆家附近,因此那個地方一開始就被我排除在外,可是,當前又沒有其他可選擇的地方。 註2:全租是韓國獨特租房子方式。必須一次付給房東一大筆錢,金額約房子總價的百分之五十到七十,之後在合約期間都不用繳房租,只需自理水電瓦斯管理費等。期滿後,房東需要把這筆金額全數退還。 那裡的房子,當初公婆剛搬過去的時候,我就很喜歡。房間很大也很堅固,不只是學校,離市場和捷運也很近。孩子們每次去公婆家,都會說想住在這樣的房子裡。這裡比之前住的房子又多了一個房間,一共有四間房。小女兒總是抱怨,自己因為年紀最小使用的房間也最小。如果搬來這裡的話,女兒就可以用大一點的房間,而最小的房間我可以自己用。一想到不用再把廚房的餐桌當成我的書桌,就什麼都無所謂了。這裡是我夢想的空間,對我來說實在是很大的誘惑。 只是當時公婆就住在樓上這一點讓我很介意。不過,雖然是同一棟公寓,但樓層不同,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!我就這樣說服了自己。 第一次搬離公婆家的時候,先生身為長男,對於無法跟公婆同住一直懷著罪惡感。因此,好幾次跟我提到,將來公婆年齡更大時,一定要再搬回去。我表面上雖然反對,但心裡可能也默默接受了。萬一真的不得不再跟公婆同住,我不想住在同一個屋簷下,住在附近就好。還有,已經分開住八年多了,我也以為自己已經不再是那個事事順從的媳婦。沒想到,一搬到公婆家樓下,就發現跟之前同住時沒有任何差異。 我萬萬沒想到,即便隔了一層樓,也有那麼多問題。要搬進去的時候,大家很歡迎,條件也很合理。等到想搬出來時,這一切都成為了阻礙。因為搬離開是我決定的,我就像是拿磚頭砸自己的腳一樣。 搬到公婆家樓下之後,不只是身為媳婦的壓力再度襲來,許多看不到的問題也慢慢浮現。因為家族對於公婆的依賴度依然非常深。 婚後跟公婆住在一起的時期,對於先生來說,做家事好像是另一個星球的事。家事主要由我跟婆婆做,大姑偶爾會幫忙,但先生從來沒有洗過碗,也沒拖過地。新婚時期,我好幾次試著請先生做點家事。可是每當我要求先生去做什麼時,婆婆都可以拉開他說: 「你走開,別來這裡妨礙我。」 有一天,先生對我說: 「我結婚前從來沒做過家事。現在結婚了,突然說要幫太太做,媽媽可能會捨不得。還有讓親戚看到了,也會被笑話。所以,再看看情況吧!我會想辦法開始慢慢做的。」 但慢慢的,先生連假裝也不願意了。家裡需要男人做的事,全都由公公做。從孩子生病去醫院看病到市場買菜,所有事情都是公公幫忙。 即使後來搬家了,先生依然覺得家事跟自己無關。就連換電燈泡這種事情,等他換都不知道要等到何時,很多時候,我就自己做了。再次搬到公婆家樓下,沒想到習慣跟之前沒兩樣。公公會隨時到我家來。電燈、水管、馬桶等發生故障時,甚至門有點歪了,都是公公幫忙處理。 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們跟我產生矛盾時,樓上的奶奶家是可以找到擋箭牌和得到安慰的地方。奶奶也是能瞞著媽媽得到零用錢的提款機。家裡沒有吃的時候,孩子們也會直接上樓。直到過了好幾天,身為媽媽的我去叫人才肯下來。 「對孩子要寬容點,他們才不會變壞,才會正常長大」、「因為青春期,需要特別注意」、「孩子們正在長高,讀書也很辛苦,要讓他們好好吃」等。 跟之前住在一起一樣,對於孩子們來說,他們有四位爸媽。 我一直認為,組成一個新家庭後,家庭的成員要健全的發展,就必須要從原生家庭獨立出來。可是,先生因為住在公婆家樓下,認為自己背負長男的責任,根本不想再搬家。 就在兒子要去當兵之前,我小心翼翼的跟先生說: 「當初會搬到這裡是因為孩子就讀學校的關係。現在孩子們也高中畢業了,沒有繼續住在這裡的必要。不如我們搬去比較安靜的社區吧!」 沒想到我的話才剛說完,先生就大聲斥喝我: 「搬到這裡之後,身為媳婦妳有做過什麼嗎?」 先生根本不想聽任何關於搬家的想法。只想跟我吵媳婦這個角色,我是否有盡到責任。先生的態度讓我明白,搬家這件事情不是通過爭吵可以解決的。 「啊!想從這裡走出去真不容易。」 看來,我只有一個選擇了。 【延伸閱讀】 本文摘自《媳婦的辭職信:在婚姻裡我選擇不當媳婦,勇敢抛下婆家束縛後,奇蹟竟一一出現》/金英朱/采實文化


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
. . . . . . . . . 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engba41811 的頭像
mengba41811

用品

mengba4181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